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资讯中心 | 书画研究 | 名家专访 | 历代名家 | 鉴赏收藏 | 销售专区 | 专题视频 | 名家展馆 | 会员展馆 | 台湾名家
  热门标签:
 
  主页 > 艺苑评谈 >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时间:2018-03-19 14:46 来源:中国书画网 作者:张桂森 点击: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1915艺术空间,蔡国强演讲现场

  “今天说什么呢?有时候我也自己感到很尴尬,总是问其他艺术家的艺术怎么样?今天也应该自己说说我的艺术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干货?当然说之前大家不要期盼太高,我先说我的艺术也不怎么样。因为我的艺术要非常怎么样就不好玩了,我就是不停地玩儿,总是感到艺术不怎么样,自己做的不够好玩才行。”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蔡国强在家乡演讲分外轻松

  大年初四初五,蔡国强带着新的纪录片“艺术怎么样?”回到自己的家乡泉州,顺便做了一场演讲,还和几十位来自台湾的年轻人进行了一场对话。回到家乡的蔡国强显得更加轻松,用倒带回述的方式讲述自己的创作。接下来就听听看他说得怎么样?(以下部分根据演讲整理,有删减!)

  蔡国强:有时候人家会问我:你还要什么?我说还要更自由、更大胆、更自然、更自在。更自然就会更自由,更自由就更自在,所以艺无止境,最难就是解放自己。最近这个阶段以来比以前在做艺术的道路上显得更艰苦,因为面临的是一些更根本的问题,所以有一些辛苦。但是我希望我很快能够把这个辛苦当成特别好玩的事情,取得好玩的结果。我就先说说吧。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你们看的清楚这个视频吗?我看是不太清楚,但是每一张图片都知道在干什么,所以无所谓,这个看到有一个“X”,中间那个小人是我,这是我今天为你们专门画的,这个小人就是我。我总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小男孩,我今年是60周岁,所以经常会被人家问60周岁有什么感觉?我说突然感到更像16岁的小男孩。

  这个图形的内容是最近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的艺术总监给我画的,他说我的艺术呈现了这种状态,上面是宇宙,就是我的艺术站在中间向上,总是有一个无限的宇宙在吸引我创造;下面是艺术史,我们总是离不开艺术史,所以我经常说艺术的问题不能靠艺术来解决,但艺术的问题最后还是要回到艺术来解决。

  从故乡出发的宇宙观

  因为我的宇宙观还是从故乡为起点。大量的天文学家和科学家经常会跟我对谈宇宙,但是我的宇宙跟他们的宇宙不一样,起码有一样的,也有不一样的。他们的宇宙更多的是科学的宇宙,我的宇宙还包含神神怪怪,各种各样的宇宙。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马可波罗忘记带来的东西》 1995年

  大家都知道1995年威尼斯双年展时,我运到了威尼斯很多重要的作品,用100多公斤的人参给它补给,把中药做成自动售货机,让观众在威尼斯的运河喝药。作品叫作《马可波罗忘记带来的东西》。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我还曾经在芝加哥当代美术馆做了一件脚底按摩的作品,脚底的石头有粗有细,所以每个按摩脚底的位置、穴位不同,效果和疗效也不同,观众可以针对自己的身体来考虑多踩一些地方,那件作品就是给人踩的。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台风》 1985年

  宇宙里的绘画

  尽管我做这样的宇宙观里面还是在画画。早年在泉州我用油画颜料倒在画布上用鼓风机吹,泉州台风的时候我们家的瓦盖掉下来,我就把瓦盖粘在画布上写上哪一年。

  早年我的油画《人类的家》,有北极、科学家在一起,一边是地球,另一边是灾难的地球,所以可以看出我早年绘画就跟全国美展的画家们的画都不大一样,就是比较有国际和人类的关怀,还有一个是有“宇宙性”。虽然泉州地方比较乡下,比较土,但是在自己的村庄里面就可以仰望星空,胸怀宇宙,这是很有意思的。我鼓励我们的年轻人、艺术家们,确实没有必要在上海和北京才能够仰望星空、关怀宇宙。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我在泉州时最早用火药在爆炸,黄色的火药都是鞭炮药,当时的鞭炮火药是比较危险的,加很多硫磺、雄黄,误差就容易产生爆炸,在火柴的模上面一刷就点起来,但是这个火药现在看起来很鲜活,很漂亮,全世界很多美术馆都很想收藏这些早期作品。这个作品叫《夸父追日》,我把中国神话里面跟宇宙有关系的、跟太阳有关系的夸父追日做成了早期的作品。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蔡国强早年在泉州,开始尝试用火药作画

  以前我们的鞭炮厂在晋江,我在泉州画画的时候要去鞭炮厂拿火药,都是乘公共长途汽车。汽车里很多人在抽烟,我拿了一两公斤火药抱在胸前,用塑料装着火药,再夹报纸给它包着。当时这个危险品携带是没有问题的,全世界有问题是在9·11以后。自从来了本拉登,世界才从此不安宁。在之前上飞机,带一点点火药也没人管的。那时我乘巴士去晋江,旁边人一直抽烟,我怕被点着,因为点着了不光是我,整个公共汽车都会光荣牺牲。所以这样抱着,别人还以为我肚子疼呢。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万里长城延长一万米: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第十号》 1993年

  1993年我去万里长城做“延长一万里”的作品。现在做作品别人会赞助我,以前穷人家不赞助我也做。没有人赞助我都能够把万里长城延长一万米,现在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当然这也是有本事的,也不是说想延长就能延长的,至少我把万里长城延长了一万米,先叫做“宇宙中的长城”,所以嘉峪关当地的政府听起来就很开心。因为从宇宙看起来,万里长城也是他们一个宣传的骄傲对吧,唯一能看到的人工建造物件是长城。

  另外一个是我在日本发起的帮助我在万里长城延长一万米的旅行计划,很多人参加了这个旅行团包括来这边,他们给三千美金一个人,一千五用在他们的吃住和交通费上,还有一千五用在我的这个作品的创作上,我成功的为这一个项目组织了一个旅行社,然后就把事情给做成了。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万里长城延长一万米: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第十号》 1993年

  这个当然是在我早期很在意的作品里面的关于宇宙性的贯穿主题。当时还带好多中药去嘉峪关,在做项目之前大家要有一种振奋和激情和勇气,在爆炸完了以后又让大家安静和回归平凡,这种平衡的中药也是来自泉州的中药,是我在泉州的医生朋友帮我开的,他今天好像没来,我一直在催他。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蔡国强“历史的足迹”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制作的焰火表演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夜空绽放的大脚印

  这是大家都熟悉的奥运“大脚印”。其实在90年代就开始有想法,但是要实现很不容易,后来奥运的时候我就把它给实现了,在15公里的北京的中轴线上走过来这些大脚印。大脚印其实是很有意思的,因为它就是给世界看到中国人的另外一种时空观。

  全世界每一个国家做奥运会,都是要展现自己国家的文化,还有他们很具体的民族元素。但是你看能不能在奥运会的时候展示一种时空观,巨大的时间和空间的感受,有一种宇宙观在里面。我感觉奥运会的这个“大脚印”是典型的,它既表现了很直接、很容易懂的中国走向世界,世界也终于来到了中国;几千年的民族在历史的瞬间,象征世界来了,我们去了,这一种关键。但是更重要的是还可以看到一种空中的“大脚印”,这个想法不光走来,也能感到这个民族,它的时间和空间的格局巨大,跟一种看不见的世界,跟宇宙是联系在一起的。这种东西不是自己吹牛,是我自己再做也做不来的。因为有时是要有一种漫长的时空计划慢慢形成的,你说现在另外又来一个重要的时刻,你能再想一个了不起的吗?并不是这样的,有的时候艺术家像一个炼金师,这个世界有这么多的材料,在那个时候能不能把它炼出来,这个不是那么容易的。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胎动二: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第九号》 1993年

  这个是在德国的军事基地做的作品,当时还很年轻,从泉州带去了一根香,香烧的时间大概有三分钟,就是使自己的心平静下来。香最后点着导火线的时候,整个军事基地来了一个大爆炸。爆炸的同时把军事基地的地震,还有我的脑波心电图都记录了下来,大地的振动和我的脑波和心的跳动之间的关系,也是把看得见的作品和看不见的后面的能量,它们之间的关系用这个办法记录下来。当时那些科学家分析了我的心跳和脑波,发现爆炸时我的心非常平静,他们认为我肯定有一定的瑜伽修行,其实我从来都没有做过瑜伽。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天梯》,福建泉州惠屿岛海边,2015年6月15日

  清晨4点49分,历时约2分30秒,筹备二十一年

  “天梯”大家知道是在泉州做的,可以跟“大脚印”媲美。“大脚印”是没有办法的,这个是得益于国家和国际奥委会的传播能力,成为世界上很少的艺术家的一件作品可以被24亿人同时看到。“天梯”是依靠网络社交媒体,当时在泉州是悄悄干的,做完了以后有人用手机拍了发到网上,现在还查不到到底是谁拍的扔到网络上的,当时很迅速的在三天里面有一千多万人的关注。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蔡国强与奶奶

  这件作品是给我奶奶做的。老太太当时100岁,我也是想到在全世界那么多人看到我的作品,她从来现场没有看到过。这么老了不做一个给她看我会后悔终生,所以无论如何要给她做,“天梯”在家乡就做成了,还是接地气。所以我一直对泉州是充满着感恩的,尽管有时候我也是开几句玩笑,说说牢骚,但是这个土地是我的福地。

  从故乡出发到艺术史

  现在说“宇宙”的下半部分,艺术史从来没有丢掉。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1981年,蔡国强和他未来的妻子吴红虹在泉州写生

  我也是一步一个脚印,一开始画的很胆小,什么流派都想摸一摸,寻找自己。我的太太画的比我大胆。我刚开始也是模仿各种流派,康定斯基的色块,点彩派啊什么的。我现在希望很多美术馆策展人看到我的作品受他们哪个国家的大师的影响,这样也很好,全世界的艺术大师都是我的祖先,我的祖先不光是来自于泉州、来自于东方,也来自于全世界,我是全世界的奶水给养大的,这样大家就很容易想到了让我跟塞尚对话,或者跟毕加索对话。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千人小孩画大卫 2010年

  早年我在泉州画画,画大卫像。后来我去北京拍了几千个中国孩子都在为了考高考画大卫像,我就拍了一个录像带拿到意大利,米开朗基罗石窟。因为米开朗基罗就是在这个石窟上挖了石头刻了大卫像,现在全世界有700万人排队,每天早晨都要进去美术馆参观。他们也曾经想让我跟这个大卫一起展览,但是那次没有展成,我是把中国人画大卫的视频拿到米开朗基罗石窟那些石头前。在夜晚把投影投到石窟上,看到遥远的东方有几千人在画大卫像,那个夜晚很感动,我的很多作品都要在现场看,自己看了都很感动。我就是很喜欢做那种让我自己看着感到牛X的事情,觉得真棒!你们可以想象在夜晚,米开朗基罗石窟五百多年了,越来越不景气,现代人已经不大做雕塑了,那些石头那么好,卖给做建筑又舍不得,卖给做雕塑没人要,不像中国还有很多雕塑家。所以那个石窟就静静地躺在那边,他们看到我要去给他们做作品就很感动、很高兴。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月球、负金字塔:为人类作的计划第三号》

  为宇宙项目做的草图

  一开始我是一直通过绘画在表现宇宙,它是一个纯绘画的形成,后来因为我在外面到处搞爆炸项目,绘画变成了我的火药草图。我有时候会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想着哪一天人类终于要离开地球,他们在地球留下什么?他们都生活在遥远的另外一个星球的时候会不会想念自己的故乡?想象他们的祖先曾经是来自于这个地球。所以是不是能够做一点动作让他们能看到什么?就像我过年回老家给我奶奶和父亲烧纸,发现奶奶还留下一大堆鞭炮,就放了两串,还舍不得,留了很多,这样以后我每年来给她烧香的时候还有一些她的鞭炮可以放。这种事情也是会提醒我们人类有一天会离开地球,要留一点什么好玩的,经常让人感到这些在地球里面生存过的人类也不仅仅是破坏了地球最终只好离开,他们虽然干了很多坏事,但是这些人类还都是不错的人类,是有感情的人类。我还曾经用草图表现我的祖先,我利用太阳把我的影子照上去,再把我的影子用火药照出来,也是为了表现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世界之间是不是有一段空间,是可以表现艺术所在的地方,所以也就成为了关于我的思想和我的艺术方法论的草图。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时空模糊计划》 1991年

  回到火药绘画

  火药草图作画它的优点就是比如说在外面有一个万里长城延长一万米,现在只要炸一个导火线火药就看起来挺神的,因为它外面有一个很大的文本的叙述,人们也能通过一条线感受到它的写意和意境,这个东西的优点是特别吸引人,有时空观的一种宏大感,又有写意很诗意的感觉,尤其是加上中国的水墨画给世界有一些期待。但是它的问题也就在这里,就是回避掉了绘画上的根本问题,就是西方艺术史上的问题,你不能直接跟它对话,你只能一直作为他者存在。是很精彩、很有意境,放在墙上很特别,但只能作为一个特别的存在。如果直接用色彩来表现人、表现性爱、表现春夏秋冬,它就面对着跟西方艺术史所有的问题要发生关系了。面对艺术史,这就是我的一个新长征,也是我新的一个旅行。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2013年10月5日晚,作为法国巴黎白夜艺术节的一部分,蔡国强献上了其焰火新作“一夜情”,这是老蔡给法国人带来的一剂春药和催情剂

  年纪大了以后,色彩会更丰富。随着长辈的去世,年纪的增加,你的温情更多,更多的时候没有办法假装很清高,以前做的“宇宙”表现都很清高,现在就是更坦然。以前感到这个人道德各方面都比较的自闭性,现在把你的人性里的那些复杂的东西都表现出来,所以有了那些性爱的色彩描写,也才有后来在巴黎做的《一夜情》这种东西。其实作为一个来自东方的孩子,也是跟西方人一样的,也有情欲,看到女孩子也有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但是西方人很善于表现出来,东方人要压抑自己,显得自己很清高:我们是有修养的,西方人看起来没有修养。其实他们那种坦白、那种自然,自然就是自由了,自由就是自在,这是我的观点。我们就是装,经常很装,就过的很辛苦,失去了我们的丰富多彩。其实我们有那么多洗浴中心,那么多乱七八糟的,那些才更糟糕,倒不如好好的用画画把它表现出来。现在有很多性爱的东西画在里面,画抽大麻以后的幻觉,但我不是依靠这个,西方大量的艺术家的这种幻觉感的都是要靠毒品,我则是让这个材料产生幻觉,因为火药其实很神奇,它本身是能量。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罂粟系列:幻觉第三号》 2016年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最后的狂欢》 2017年

  前段时间我给BBC做的作品很快会播放。五十年前BBC有一个系列片叫做“文明”,表现一万多年前到今天的人类文明的里程,这个系列片当时是成为电视时代的一个经典作品,成为各个国家的电视文化的教科书;这一次他们为了纪念这个“文明”的伟大成就和成功,节目组成功又重拍了“文明”,有九集,最后第九集是表现二十世纪到现在,一百年来人类的伟大成就。这一百年来是大概有40分钟的节目,我作为最后一个,大概有7分钟的出场。我是这样做的,我先做了一个花草,用很多真的花草,爆炸以后就产生一幅很漂亮的像人类文明的幻觉美的花草,真的是很好看。创作时那些个idea,观念虽然也重要,但是这个真好,人家一看漂亮,这一点很重要。但是成也漂亮,败也漂亮,要小心!我做的东西就是好看,炸完了以后BBC主持人西蒙看了很感动,就是那个花草,路都很漂亮。当时西蒙在现场,团队把他的感慨都录了下来,大家兴奋的要命。然后我又给它放回地上,撒了很多黑药,把这张彩色的画炸掉,结果变得很黑,但是它很深沉。这个文明先显示了它的幻觉美好的一面,然后再狠狠的变化一下,因为文明包含着美丽,也包含着罪恶,有浩劫,包含着很多东西;一个文明、民族、文化不能只是面对那些莺歌燕舞的部分,还要面对它的恶梦,这样才有深度,至少要为我们这个世界说一些比较深刻的话,哪怕只是假装这样。好玩的是我第二次炸的时候,上面盖着另外一层白画布,没想到当时画布打开以后变成像“宇宙”般的抽象画。抽象画太难了在今天这个时代,因为抽象不是乱画,是你要有一个目标,要有一个结构,你要有一个观念,你要有一个自信,但是从哪里带来这个东西?有一点偶然,但是它有来自一个大的构造,关于文明、关于幻觉,它又从这个结构来的,这样就展出有一边是写实的,另一边是抽象的。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绘画的精神:蔡国强在普拉多》展览现场,西班牙普拉多美术馆,马德里,2017年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寻找格列柯第3号》,2016。火药、帆布,122x122cm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上:为《昼夜托雷多》所作手稿,2017年。蜡笔、纸;35x48cm;下:《昼夜托雷多》,2017。火药、帆布,260x600cm

  一个人的西方艺术史之旅

  我现在在做一个“西方艺术史的旅行”。第一站在西班牙的普拉多美术馆,一个西班牙黄金时代的美术馆。这是跟西班牙黄金时代大师对话,他们收藏了委拉士贵支、戈雅所有的代表作都在那里。他们把他们的万国大厅给我去做,我在那边做的基本上都是绘画。因为那个大厅里以前有很多大师的绘画,我希望我的画能够做好。很多作品像跟格列柯有关系,画他的故乡白天和黑夜。还有彩色的,能够表现一些很阴森的、灵性的东西。我还分析了像戈雅的作品,先去观察它,然后把它用火药重新炸一下,吸收怎么利用构图和张力两面的冲突。我用火药炸,表现鲁本斯的动感和情欲,把那种男女的情欲、野性表现出来,我再把这个东西又发展自己的作品《最后的狂欢》,好像地球中间剩下一点点水,当然我不画人类,我画动物,还在乱伦,猫狗乱搞,天使还欢呼,特别开心,人类都会好好的过日子。还比如黑色罂粟花,火药很多就变成抽象画了,其实是用一朵儿罂粟花炸出来的。火药越减越少,慢慢就能看出。还画了我奶奶、父亲、岳父还有姐夫,这两年去世的亲人,所以从西班牙绘画,像格列柯的画很多灵性的手法吸收,也可以慢慢来画自己去世的亲人,这个作品叫《望云》,就是闽南人说望云思亲,朦朦胧胧的好像在云彩里面。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望云》,2017。火药、帆布,360x300cm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万国大厅…》,2017年。火药、帆布,360x600cm

  这张画是我在万国大厅作画的一个总结,开始我炸完一次,美术馆都很满意,很怕我再碰掉,但是有一些东西在给我启发,后来我又炸了中间那一条黑色。这个很不容易,非常要有运气,就是要有神来支持的,光靠我自己做不出来,因为炸完以后有一条黑色的线穿进去画面里中间的那些墙上,从中间流出来,感到这条黑色好像架设了一个桥梁,让我和古代大师的灵魂对话,也好像架设一个桥梁从看得见到看不见的世界中间。

  我有这个运气,世界上很多重要的美术馆都开放跟我对话,然后自己像一个好奇的少年来到他们的地方跟他们学习,然后他们再把我的总结做一个展览回顾,看我怎么跟他们对话。这样的事情从艺术史上看经常是这个美术馆第一次开放给今天活着的艺术家来做展览,或者是第一次给活着的艺术家来做,更重要的还是把我的自由自在的观念得到更好的呈现。就是你是来自一个东方的国家,在日本、在中国、在泉州受到很好的栽培,但是你是开放的,自由的,你不会被过去的文化所套住,你没有框的,全世界的文明都可以成为你的文明,全世界的祖先都是你的祖先。你既可以和奶奶和父亲、岳父烧香,你也可以走到人家的教堂对人家的祖先、对人家的文明尊敬、学习,这一点态度是很重要的。尤其是我们国家正在开放的国家的经济和文化,政治正在有影响力,更要有一种非常的开放性。所谓的大国是什么?就是开放、自在,不强加于人,能够尊重别人、学习人家,越伟大越谦逊这样就好,当然我是说我要追求,尽管有时候我已经这样了。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秋天》 2017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声音》 2017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花园》 2017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大地》 2017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河流》 2017

  我在十月革命一百年的时候在俄罗斯的国家美术馆普希金美术馆做了一个展览,我做了一座山把美术馆给堵住,用莫斯科的人民捐赠的摇篮种了很多白桦树。整个苏联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像一个乌托邦的梦想,斯大林是那个时代造成的,人民都有梦想,想追求更美好的时代、更美好的生活。所以这些梦想创造了一个乌托邦的美好世界,像一个魂灵,同时这座山也堵住了今天俄罗斯的出口。这也是很感人的一件作品,我把俄罗斯的文字,《国际歌》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和皇帝……炸在进口台阶上。现在大家都很崇拜普京,其实过去的经验现在还是很重要。在地上我做了麦田,几百万棵麦草,都是泉州我弟弟这边做的,做成了镰刀和五角星这些符号,这是苏联共产党的符号。上面做一个镜子天顶,倒映上去,把人、观众、麦田都映在天空,好像时空弯道、颠倒过来。这个是炸了一条河流,这个河流里面有一百年来俄罗斯的照片,这样的民族成为一条河流,还有在做花园,把很多社会主义的招贴画都印上去,照上去。再做一个烟火,眼睛有流眼泪,是很宏大的,配上柴可夫斯基的音乐,很感人,我很爱这个项目。但是最后他们不同意放克里姆林宫,他们摇摆了很久就是维稳,讨论十月革命一百年的成败对今天的俄罗斯社会来讲会带来了不利的因素,他们也不希望有这些争议。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萤火虫》 2017

  从我的家乡出发,做了很多灯笼在费城做了一个公共艺术项目。这个是三轮车表演,训练义工表演三轮车、灯笼。最有意思的是人民在大道上用步行的工具,这个方案也可以在泉州做,所有的灯笼都是我自己去设计的,有表情符号,还有这些小时候的五角星、鸡灯,外星人,什么都有。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原初火球:为计划作的计划》 1991年

  我现在同时又在做一些宇宙项目,现在是在考察一个墨西哥的天文台,还有古代的西方,还有贵州各个民族古代的关于宇宙的一些符号,中国人古代画的废兴;顺便考察哈萨克斯坦宇宙画色彩,接下来我一回去就去这些地方,因为在考察路易斯的对撞机,也跟很多科学家在讨论一些宇宙的方程式。如果这个方程式达到,我们就能找到外星人,科学家都很好,很浪漫的。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蔡瑞钦(蔡国强父亲),《无题》(火柴盒画),年份不明。墨、水笔、铅笔、纸质火柴盒,30.48x22.86cm

  这是关于我父亲的火柴盒,我用这张照片作为结束,也作为我的总结,看起来做这些东西什么都有,乱七八糟的,从宇宙到画画什么都有。但是很多原点都离不开父亲的火柴盒,这个小时候我坐在父亲的腿上看他画的火柴盒,这个火柴盒既是方寸之间,也是天涯万里,表现了我跟故乡深层最根本的联系,我带着这个火柴盒在全世界去点火,去搞爆炸。

  后补:刚才的演讲好像看起来都是在给自己吹牛,没有说到自己的挫折和困难,也许要说一下吧,这样比较诚实。我不说政治的,就说美术里边的,因为在全世界这样做作品,各种各样的政治,各种问题都会发生,有很多冲突和矛盾,但是都能够包容我做到今天,首先还是要感恩,所以就不说这些。

  而艺术其实不是很容易,就是你能不能真正做到保留住你的根本。在绘画上,因为绘画不能靠idea、观念,你做一些装置,或者是插上很多箭,叫草船借箭,当然这些也不容易想到,有一些人做成也那么棒,毕竟有一些idea支撑着这些想法,支撑着他的观念和想法支撑着他。但是在绘画上,你能不能真真正正的在画布面前把自己的本性、感性传递出来,这就很不容易。你会受到很多事情的制约,因为你是来自于艺术史的过程和学习,有好坏高低,这些作品更像哪个艺术家、大师等等很多判断,所以你心不纯不杂,如何让你很纯很杂的传递,使这个材料得到更本真的自由的展现,这是有很大的难度的。所以你想让这个材料完全的自由,不大被它控制,其实有时候很单调,你又要给它一些加上文化的叙说和你的理性。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蔡国强在泉州家中

  绘画对我来说,虽然我在世界上最好的美术馆开始办个展,但是又感到真正能把画画好,还有一个漫长的阶段,这个就是我的焦虑感,但是这个焦虑感又不能影响绘画这一块,因为画画就是要好玩,想那么多,有这么多压力,那就错误了!因为好玩才挑艺术这个行当,做艺术就是因为好玩才做艺术,也正是因为艺术的好玩才色胆包天,胆大包天。一焦虑了就做不好,所以其实是一个方方面面都很现实、很本真的状况。包括有那么多的宇宙、时空、大国际的野心和意念去努力,要跟社会平衡,跟公安、消防,跟任何国家组织要平衡,又要做的很纯粹,同时又要做这些绘画,美术史......这么多东西形成了很多矛盾,你是如何找到它们后边的统一力,纵然宇宙万物有这么多矛盾,但是后面应该有一个统一力,才构成了宇宙的秩序。这个东西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寻找的过程,也是一个很不容易的事,所以我是一个充满问题和矛盾的艺术家,也就是比较不容易被艺术媒体和艺术界消化的艺术家,不容易被收藏家消化的,也正是因为不容易被消化构成了自己的特色和魅力。但也是因为这些特色和魅力有它反面构成了我的作品,和整个我的工作状态的矛盾和它的脆弱、幼稚的一面,所以这样说不知道有没有比较诚实和谦虚一点呢?

 
 

(责任编辑:zgshw)

0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上一篇:如何为展览取一个好名字 下一篇:齐白石的知己:徐悲鸿
   
  特别推荐
齐白石的知己:徐悲鸿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如何为展览取一个好名字
《如果国宝会说话》:“配角”也是禁止出境的
用展览讲好中国故事(金台论道)
杰夫昆斯:艺术与钱到底是什么关系?
现在各地的美术馆是不是建多了
曹喜蛙:起哄一代在中国当代水墨中的位置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带孩子去看博物馆
5000多年前玉琮神像一直被模仿 从未被超越
 
  本月热点
史上最能书善画的皇帝是谁?
卖的是纸还是艺术?当代中国画坛
三步造就“成人漫画”出版链条
书法家的社会责任和艺术品格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
如何衡量花鸟画的价值?
走向国际的艺术家:市场好才是硬
5000多年前玉琮神像一直被模仿
点评世界五十大博物馆及其镇馆之
年俗里藏着考古发现
中国书画网 2006-2014 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 法律顾问:权钢律师